中国科学家摘得狄拉克奖,哥廷根游学记
分类:公务员

图片 1图片源于环球网

  原标题:刘康:哥廷根游学记

  原标题:比利时赴华留学生欢送会在布鲁塞尔举行

  当地时间8日,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CTP)在其官网宣布将2018年狄拉克奖章(Dirac Medal)颁发给三位杰出的物理学家:哈佛大学的Subir Sachdev、芝加哥大学的Dam Thanh Son,以及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华人科学家文小刚,以嘉奖他们在积极推动多体系统上的贡献,包括独创性的跨学科技术。

  四月尚是仲春时节,携妻到德国游学,从南京飞到法兰克福,再乘火车去哥廷根。四月中旬,德国大学开始春季学期,到七月中旬结束。我来哥廷根大学开一门为期一个月的研究生短期课程(block seminar),实际只上了三周。但每次上课都是六个课时,从早上到下午,或从下午到晚上。这样压缩时间,是为了有空多走走,跟德国同行交流和四处旅行。德国大学的学期有点特别,除了学期的时间设置跟我熟悉的中美不同,且常开设这类短期压缩课程。在我之前,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的葛兆光教授也来这里讲过课。

图片 2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参赞郑保国发表致辞。 图片来源:人民网

  据介绍,今年的三位狄拉克奖章获得者都研究了量子力学如何影响所多体系统(many-body system)。出生于中国北京的文小刚则率先提出了拓扑序(topological order)这一理解量子系统的新概念。文小刚1977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物理系,此前还曾获凝聚态物理最高奖巴克利奖。

  我除了上一门“中国特殊论:一个研究议程”的课,另一个目的,则是近距离了解德国的中国研究或汉学。哥廷根大学东亚系主任多米尼克·萨克森梅耶(Dominic Sachsenmaier,中文名夏多明)教授,是中国近现代史与全球史学家,也曾是我在杜克大学多年的同事好友。他本是德国人,回到德国后,风生水起,已是德国汉学界的领军人物。

  布鲁塞尔8月24日电   比利时赴华留学生欢送会暨比利时留华毕业生联谊会在布鲁塞尔举行。活动由中国驻欧盟使团教育文化处与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处共同举办,54名来自比利时的中国政府奖学金获得者参加了招待会,他们即将前往中国各地的各大高校开始一年的交流学习。

  狄拉克奖章是在1985年为纪念量子力学奠基人之一、英国理论物理学家保罗•狄拉克(Paul Dirac)而设置的年度性奖项,是国际理论物理和数学物理领域的最高荣誉。8月8日是狄拉克的生日,每年狄拉克奖章的获奖名单都定在这一天宣布。颁奖典礼将会在之后举行,三位获奖者都将在典礼上介绍他们的研究工作。

  对于哥廷根,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记得季羡林先生有《留德十年》一书,回忆他一九三五年至一九四五年期间在哥廷根大学的留学经历。季先生先读古印度梵文和吐火罗文博士,后又滞留下来做些亚洲图书资料整理工作。不过我之前从未读过他的书,这次来哥廷根后,才在网上下载了他的回忆录。小册子里面除了讲他如何刻苦,就是如何挨饿,再就是吃过什么难忘美食。这世界上大概有四五个人能懂远古时代印度的吐火罗文,季先生算一个。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参赞郑保国在招待会致辞中表示,近些年来,中比两国“全面友好合作伙伴关系”的不断深化,教育交流与合作是中比关系和人文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有3000多名中国学生在比利时学习,选择去中国学习的比利时学生较五年之前也有了很大增长。从签证数据看,近年来申请赴华长期学习的比利时学生每年都保持在百人以上,比2012年增长超过30%。短期赴华交流、实习的学生2014年最高时达到每年520人。截止今年8月中旬,已经有400多人申请了赴华学习签证。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图片 3图片源于界面

  比利时大学生潘吉利去年作为中国政府奖学金获得者在上海交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学习了一年,今年他准备继续留在中国学汉语。他在招待会上向即将启程去中国留学的比利时学生介绍了自己在中国的学习经历和生活感悟,他建议他们:“中国的大学设施很好,学习氛围很浓。中国人非常友好,你们到了中国后可以多和当地人交流。在中国生活也非常便利,一定要尝试各种手机应用和无现金支付。”

  跟哥廷根有渊源的中国现代名人,名头更响亮的是朱德。一九二三年至一九二四年,朱德在哥廷根留过学。当年他在普朗克街的住所墙上,现在挂着德文的大理石铭牌,镌着“朱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923-1924”的字样。这是一座幽静、典雅而古老的住宅。据说在哥廷根,由周恩来介绍,朱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说在柏林)。相比之下,当年穷学生季羡林的住所就逊色许多。我们这次先住在老城内的独栋别墅区,后来搬到外面稍远一些的明希豪森街公寓二十六号。中间隔了两个门的二十号,据说就是当年季先生的住所。公寓显然是重新修葺的,看不出年代沧桑的痕迹。是极普通的公寓楼,也没有大理石铭牌(似乎有过动议,为季立牌,但后来不了了之)。而哥廷根古老街道两旁的屋子上,是处处可见这样的名人铭牌的。歌德故居的对面就住着童话大王格林兄弟。他们在哥廷根写下的童话《灰姑娘》《白雪公主》《睡美人》等,家喻户晓。他俩又是为现代德语奠基的《德语大辞典》的编撰者和哥廷根大学著名教授,但这些就鲜为人知了。

  “希望大家到了中国之后,用眼睛多看多观察,用耳朵多听,用嘴多说,用两条腿多走,包括去不同的城市和乡村,还要用大脑多思考。最后,用你的双手记下你的想法。如果您能与我们分享你在中国的故事和对中国问题的看法,我们将非常高兴。” 郑保国对在场学生表示了祝福,希望他们学成归来后,做推动中比交流合作和友谊的参与者、支持者、贡献者。

  以前听说哥廷根大学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后来知道这说法不准确),也非常著名(这次了解的确如此)。哥廷根人口不到十二万,大学有三万二千学生。加上教职员工,差不多就是小城的多半居民了。

  实习编辑:朱子发 责任编辑:赵润琰

  一座城市, 一所大学,前前后后待过的人,让哥廷根充满故事,魅力无穷。

  从法兰克福乘火车,穿了许多山洞,在起伏的绿色森林草场中,停在了小小的中世纪古城。从那一刻起,便喜欢上了哥廷根:古色古香的中世纪街道与建筑,活力四射的大学城(四面八方都是年轻人,来自世界各地),被鲜花和绿茵簇拥环抱。欧洲的大小城市去过不少,这是一座尤其让人舒心惬意,又令人激动的小城。

  城市旅游小册子(中文版)写道:“哥廷根,创造知识的城市。”市中心老市政厅前小小的牧鹅姑娘(Gänseliesel)铜像,出自格林童话故事。今天每个博士毕业,都要坐着随意搭起的小花车,由亲朋好友推到铜像前,爬过环绕的水池,轻吻牧鹅姑娘的脸颊,然后心满意足地喝起啤酒,相互祝贺。这便是一个城市的新传统了。我在大学屈指待了四十年,没参加过一次博士硕士毕业典礼(包括我自己的),这次在哥廷根,却跟一位偶遇的新晋生物学博士合影了一回。

  位于德国中部的哥廷根在公元十一至十二世纪间建置,是中世纪德国汉莎贸易联盟的成员。老城区许多教堂和古老建筑,均保持着中世纪遗风。最具特色的是桁架木屋。红瓦屋顶,由木桁条呈直角和斜线搭出房架,漆成黑色、深红色、深绿色、深褐色,间隔起雪白的墙面。木桁条屋檐部分,绘着五颜六色的圣经或民间故事图案,装饰着千奇百怪的人物或动物浮雕。一条条细长的巷子,铺着鹅卵石,两排鳞次栉比,高高低低,歪歪斜斜,都是这样的“费赫威克木屋”(Fachwerk,德语桁架木屋),煞是好看。哥廷根有一条以“黑熊酒肆”打头的小巷,全都是这样的木屋。而附近方圆五六十公里的五个中世纪小城均以小木屋举世闻名,现在正在申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汉莎联盟是中世纪最强大的欧洲贸易联盟,现在的德国汉莎航空即以此命名。中世纪的德国,政治上四分五裂,但并不妨碍商业为其带来富庶与繁荣。这些有八九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现在依然是课堂、商铺和住宅,绝非供游客远远观望的景点。就这样,历史和生命被不断延续,几百年光阴依旧。但生活在老城里的人,却是今天最时尚的一群。在德国和欧洲许多古老而充满活力的城市居住,我常常感受到生命被拉长了许多。而这种感觉,在中美两国是完全没有的——美国的历史太短,而中国的上下几千年只能在书本和博物馆里找寻。

  哥廷根大学创建于一七三七年,相比一三八六年建立的德国最古老的海德堡大学、一四〇九年的莱比锡大学、一四七二年的慕尼黑大学等,还不能进入最古老大学之列,虽说也算是老资格了。现在大学全名是“乔治-奥古斯都哥廷根大学”,其创始人乃是同时担任英国国王及汉诺威王国选帝侯的乔治-奥古斯都二世。乔治二世按照当时启蒙运动的学术独立与自由的理念,创立了这所大学。在十八至十九世纪,启蒙与自由理念引领下的哥廷根大学,是欧洲熠熠闪光的顶级大学之一。欧洲王公贵胄之间多有联姻与血缘家族关系,乔治二世同时拥有英国和汉诺威(现代德国疆域内的一度强大的封建诸侯国)元首的双重身份,在欧洲人眼中并不稀罕。但二次世界大战中,哥廷根逃脱了英美盟军的地毯式轰炸,安然无损,据说是托福于多年前的英国血脉。

  话说回来,国王再开明,也免不了自由派教授们(“哥廷根七君子”,包括格林兄弟),在一八三七年大学创立百年时,因抗议新国王违宪而被学校当局辞退。当然,德国当时正处于动荡不定的时代。后来统一德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一八三三年前后正在哥廷根大学读本科。俾斯麦是出名的调皮捣蛋的学生。在校长办公大楼三楼的“学生监狱”(惩戒禁闭室)墙上还留着他被关禁闭无聊时留下的涂鸦(当然还有西门子家族创始人的作品)。俾斯麦后来被校警勒令迁出城外。老城围墙边上孤零零的“俾斯麦小屋”,现在是哥廷根的一个著名景点。

  哥廷根大学有近三百年历史,历经岁月沧桑。所幸受政治气候变化影响甚少,始终延续着“启蒙理性”“学术自由”两大传统。这所大学迄今培养了四十四位诺贝尔奖得主,城市各个角落(城市也就是校园,融为一体)有许多大科学家的铜像。数学家高斯和物理学家韦伯,一八三三年在哥廷根小城的两端,实验发送了世界上的第一封电报。当年的两个发收报机被装进玻璃柜,成为纪念碑,镌刻着德、英、西、俄、法、中、日文,讲述世界乃一家的故事。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科学家摘得狄拉克奖,哥廷根游学记

上一篇:本科一二批及专科实行平行志愿,山东2018年所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