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大产品误区需避免,裁员降薪
分类:公务员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在线教育火热发展,这5大产品误区需避免

教育综合芥末堆Jack Ma2019-03-09 · 15:442019-03-09[ 亿欧导读 ] 教育行业是技术和工具的最后倾销地,很多优秀的产品设计和功能,是先在电商、娱乐等其他互联网板块使用成熟后,最后才应用到教育领域。图片 1图片来自“123rf.com.cn”

从2014年以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教育逐渐成为教育行业的趋势之一。在线教育产品也开始逐渐被家长、学生甚至老师所接受。

本文从产品设计的角度出发,认为当前的在线教育产品存在5大误区:班级内IM聊天功能、学习资讯Feed流、AI类测评打分、问答&答疑平台、背词和查词。

本文发于芥末堆,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线教育从2014到2019快速发展的这几年,有很多互联网产品人才涌入这个领域。

以前业内普遍认为,教育行业是技术和工具的最后倾销地,很多优秀的产品设计和功能,是先在电商、娱乐等其他互联网板块使用成熟后,最后才应用到教育领域。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教育行业的“抗周期性”的优势逐步凸显,越来越多互联网创业者、产品经理选择教育作为创业和求职的首选。

教育行业的产品设计,有非常多的特殊性。想做出优秀的在线教育产品,需要对教育场景的深刻理解。照搬照抄其他行业的现成经验,依照惯性思维去设计产品,往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事倍功半。本文Jack Ma梳理了10个常见的教育产品设计误区,希望可以帮助新入行的产品经理们绕过这些“坑”。

裁员降薪,大幅亏损的沪江正在经历考验

教育综合语培留学多知网王上2019-03-07 · 10:402019-03-07[ 亿欧导读 ] 沪江希望通过减亏增效摆脱困局,而资本市场是否有足够耐心留有疑问。图片 2图片来自“123rf.com.cn”

在去年,沪江在香港提交了上市申请。但截至今日,沪江仍没有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沪江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自年前高管集体降薪后,昨天沪江又被爆大范围裁员,上市失败。虽然沪江正面否认了传言,但裁员一事确实存在。

沪江作为一个老牌的教育公司,发展历史非常长了。从英语培训到小语种培训,后来又推出了CCtalk。从沪江的官网上看,现在的产品线非常多。但从实际影响力来看,这些产品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本文发于多知网,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昨日,沪江裁员传闻瞬间在网络爆发,成为了微博热搜。沪江回应称,关于“95%裁员”的谣言严重失实,且上市进行中对赌不存在,但沪江承认“近期针对亏损业务线进行了优化与合并”。

沪江回应侧面印证“确有裁员,但没有95%这么多”。

沪江裁员优化只是表象,各个业务的状况更值得关注,而沪江过往的发展战略和招股书中已透露出些许草蛇灰线。

沪江于2018年7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于2018年11月通过上市聆讯,至今3个多月过去暂无进展。而沪江遭遇今天的局面,对其上市又增加了考验。

两会进行时丨政协委员朱永新:学习类APP进校管理要避免“一刀切”

教育综合K12多知网Penny2019-03-05 · 11:102019-03-05[ 亿欧导读 ] 朱永新表示,规范化的管理是好的,但“一刀切”的管理方式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我国教育行业的应用造成影响,也容易导致在线教育合法性受到质疑,引发民营资本的退出,影响教育资源公平利用及均衡发展。图片 3图片来自“123rf.com.cn”

今年年初,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凡是未经备案审查的学习类APP,一律禁止在校园内使用。这个文件让学习类APP进校的进程严重的放缓。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表示,今年两会他带来了《关于完善学习类APP进校备案工作促进互联网+教育健康发展的提案》。朱永新还有一个身份为中国教育学会第八届理事会学术委员会顾问,他职业履历均与教科文卫相关,对教育尤为关注。

本文转自“多知网”,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朱永新在提案中提到,2018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要求“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2018年12月28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凡未经备案审查的学习类APP一律禁止在校园内使用”。近期,教育部出台规定,明确规定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在教育部的规定出台后,各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层层加码,纷纷出台更加严格的管控办法。

朱永新表示,规范化的管理是好的,但“一刀切”的管理方式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我国教育行业的应用造成影响,也容易导致在线教育合法性受到质疑,引发民营资本的退出,影响教育资源公平利用及均衡发展。

为此,朱永新建议一是要主动积极发展互联网+教育事业,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二是要完善学习类APP进校备案工作。取消对学习类APP实施学校和教育局的“双审查”。借鉴直播平台的管理经验,通过实施平台所在地备案制度,对学习类APP实现实时监管。备案标准、监管要求和奖惩治理实行全国“一盘棋”,建立全国统一的数字教育资源治理协同机制,借鉴直播平台相关管理要求,给予警告、停业整顿的处罚,并建立全行业黑名单制度;

三是要避免“一刀切”式的监管。为学习类APP进校备案审查设立必要的过渡期。在过渡期内,各学习类APP供应商应当自行整改,申请备案等,过渡期间,在未违反《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应该允许现有进校APP正常使用。

此外,朱永新还提交了“关于尽快整治外籍教师乱象频发”的提案。他认为,当前国内“黑外教”现象泛滥;外籍教师行业分类设置标准比较低;外教资质认证机构数量严重不足。

对于外教乱象,朱永新提议,强化国内外籍教师管理,保证外语教学质量;建立外籍教育专家公共就业平台,实施外籍教育资质评审登记和分级就业指导原则,推进外籍标准化和精准化建设;发展外教资质认证机构。

相关推荐:

两会进行时丨今年两会,哪些教育话题会热议呢?

解读2018年中国教育“成绩单”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制图员和摄影师 电子学家 建筑造价师 计算机硬件工程师 石油工程师 采矿和地质工程师 电气工程师 核能工程师 景观设计师 生物医学工程师 土木工程师 建筑师 航空航天工程师 化学工程师 机械工程师 教育综合K12观点评论行业观察观点评论行业观察两会教育学习类app

图片 4广告
WIM2019女性创业者论坛,她们眼中的创新和未来,期待与更多教育同僚共同见证,12月7日,我们北京见!

1、班级内IM聊天功能

班级是在线课程很重要的一个单元和组织形式。一个班级中的角色,有老师,学生,助教,学管等等。老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之间,会因为授课场景,而产生比较强的社交关系,所以很多产品经理惯性的认为,班级IM聊天的功能,可以帮助老师和学生,以及同学之间,更好的进行在线的交流,所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品功能。

其实情况并非如此。如果你去真实的培训机构的班级内看一下,就知道,同一个班级的学生之间很多时候是不太多交流的,小班课的学生比大班课的学生交流稍微多一些,但实际上也很少。

班级IM在线聊天功能,在大部分在线机构的真实情况是,很少有人使用。在学习服务APP内置的班级聊天群内,平时几乎没有人说话。

因为在线教育的主场景是教育,教育产品具备2个核心本质:内容和工具,而非社交。

班级群因为老师提供的授课内容、学习资料、作业反馈,而产生存在的价值,其产品价值的本质是内容价值,而不是社交价值。

如果你坚持说,从上课这个主场景,一定会衍生出某些社交关系来,比如老师和学生,学生之间成为朋友之类,我们并不否认,但这种衍生出来的社交关系,对我们的核心商业主场景没有太多的回馈和贡献度,反而在有些情况下会让我们的商业主场景受损。比如1对1和班课场景下,老师和学生通过在线IM聊天,成为亲密的朋友,会增加私下飞单的可能性。

而且在今天大微信的社交生态下,学习APP内自建的IM生态,是很难留存用户的,用户一旦产生社交场景,会更倾向于直接加微信。

所以,班级内的在线IM聊天功能,在大部分实际的在线教育场景中,使用情况并不理想。

逆势发力成人口语,市场费用高企

根据沪江招股书,沪江现有业务主要分为自营品牌课程业务沪江网校以及CCtalk两部分。

从营收来看,目前绝大部分收益来沪江网校,而沪江网校中,贡献营收的大部头集中在沪江留学、沪江考研、沪江日语、Hitalk这四个品牌,这也被沪江称之为旗舰课程。

在打法上,沪江用大量资金来做品牌推广,尤其是成人口语品牌Hitalk和自有品牌课程。

图片 5

从招股书可以看出,沪江2015财年、2016财年、2017财年及截至2017年及2018年8月31日止八个月销售及分销开支分别为2.45亿、3.92亿、5.89亿、3.41亿及3.98亿。再看与之对应的营收数据,分别为1.85亿元、3.39亿元、5.55亿元、3.43亿元、4.36亿元。

也就是说,2015、2016、2017三个财年沪江的营销及分销开支大于营收。

横向来看,对比新东方在线,招股书显示,2017年,新东方在线的销售成本1.43亿,沪江的销售成本则为2.23亿元。销售及推广开支一项,沪江的支出为5.89亿元,是新东方在线的4.5倍。

与此同时,沪江2015财年、2016财年、2017财年及截至2017年及2018年8月31日止八个月的净亏损分别为2.80亿元、4.22亿元、5.37亿元、3.12亿元及8.63亿元。

沪江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继续扩充投资技术、研究和开发相关工作的专家团队,以配合人工智能及CCtalk平台的发展战略;广告和推广开支增加,尤其自2015年起,增加及扩充销售团队,自2016年起,推出VIP及旗舰课程。

对于销售及分销开支的增加,沪江在招股书中解释,是由于推广及宣传品牌及产品及服务的开支增加以及销售及营销人员的雇员福利开支主要因薪酬水平及雇员人员增加而增加。

在营销及分销开支的明细项中,广告及推广开支占最大头。

招股书提到,沪江网校在2017年7月推出的成人在线口语新品牌“Hitalk”,邀请演员汤唯作为代言人。

同时,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沪江邀请演员吴磊担任自有品牌课程大使。

虽然没有公布代言的具体费用,但邀请两个当前具有影响力的明星代言,沪江付出的成本不言而喻。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止,Hitalk累计用户数1.6亿,移动用户数1.3亿,具体付费人数及贡献营收情况未提及。

值得注意的是,外部环境中,新东方在线将发展重点转向了K12业务,而51Talk从成人口语全面转向青少业务,据51Talk2017年Q3财报,K12相关业务营收已占51Talk整体营收的76.3%。

在同行业的人看来,成人口语增速相对较慢,用户不稳定,比较难啃;相反,青少儿市场的刚需性更为明显,且为增量市场,潜力更大。

正因为如此,在推出成人口语的4个月之后,沪江推出了青少年口语品牌Hitalk kids,同样是2017年推出的新业务,招股书对于Hitalk kids只字未提。

对于市场费用高企,沪江也有预案。根据招股书,沪江表示,未来将控制成本,包括研发成本、广告及推广成本、销售团队的雇员福利开支。

控制成本最直接的办法是裁员。根据招股书,截至2018年8月31日,公司硕士学历或以上雇员256人,占雇员总人数的11.5%,以此计算,沪江总人数为2226人。按传言中“裁员涉及千人”计算,即裁员45%。

在沪江的回应中,沪江没有针对“裁员涉及千人”这句进行回应,而是否认“95%裁员”。但是承认“对亏损业务线进行了优化与合并”,也就是说裁员属实,但没有95%。沪江优化的具体条线与人数暂未可知。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这5大产品误区需避免,裁员降薪

上一篇:从各种应用场景看,进校类APP处于危情时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