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中守望,好的教育就是满意学子的好奇心
分类:公务员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未来的学校将会变成学习中心

我认为,未来的学校将会变成学习中心。现在的学校,只有很少一部分拥有学习中心,新的学习中心仍在不断的建立。未来所有的能者,包括能者的机构会为孩子的教育提供资源,未来人的学习也是一个终身学习的过程。

而现在,我们的学习阶段和工作阶段是截然的一道鸿沟,学习是为工作做准备的。其实未来不是这样,未来的学习和工作,它是个交替进行的过程。

目前整个西方社会已经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一个人一生职业的变换次数在10次以上,澳大利亚是14次,美国是11次。甚至是跨行业变换职业。例如在澳大利亚,据统计一个人一生要换四个行业。如此频繁的更换职业,靠学校里的获取的知识去找工作已经不太可能,这就需要终身学习。

随着生产力的丰富,一个人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少,闲暇时间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学习不再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了自身精神成长的需要,这也是未来学习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我们特别要关注未来国民到底应该拥有一个什么样的精神风貌?应该去学习哪些知识?如何去继承和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如何汲取世界几千年所创造的文明遗产?这些都需要依靠重新构建的教育体系。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政策

教育部发布政策,艺考生文化课分数要求提高

近日,教育部发布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对艺考做出要求。其中重点提到,2019年,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依据录取批次合并进展的不同,将分别不低于当地高考二本线的70%或者75%,对于专业特别拔尖者,高校高水平艺术团降文化课录取的比例减少,后年起将彻底关闭这一“绿色通道”。

北京教委:初中三年须完成10次开放科学活动

1月4日消息,近日,北京市教委和北京市财政局联合印发《北京市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管理办法》文件。文件指出,学生在初中三年须完成10次开放科学活动。其中6次在市级资源单位完成,4次在区级资源单位完成,按要求完成学习取得的成绩纳入中招计分;此外,鼓励有兴趣的学生在市级资源单位可以选择参加10次以内的活动。

教育部印发通知禁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通知》强调,要开展全面排查,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要将涉嫌违法违规的APP、微信公众号报告当地网络信息管理和公安部门查处。要采用多种方式提醒家长慎重安装使用面向中小学生的APP。

《通知》要求,各地要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学校首先要把好选用关,对APP的内容、链接、应用功能、信息安全等进行严格审查,并报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审查同意。

在线作业和学习是未来趋势,禁止电子产品入校需谨慎

我觉得包括在线作业等网络学习很正常,而且未来的学习,学生很可能都会是这样的学习方式,是一种趋势。网络学习是一个很重要的学习方式,因为它具有重复性,具有随时检测性,具有很多教育上的便利性。

像美国的斯坦福高中,所有的学习全部是在网络上进行的,它没有实体性的学校。未来很多学生通过网络来学习,甚至于大部分课程通过网络学习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不能够用传统的学校概念去框住学生的思维,去束缚学习的手脚。

电子产品是个很大的概念。手机禁止进校园或者禁止进教室,我觉得未尝不可。但是禁止电子产品,还是要慎重。

比如说iPad本身是一个学习的工具,很多学校都是用iPad来进行教学的。在这样一个信息化社会,我们要培养学生的信息意识和信息能力。

关键就是:第一,不能够因为电子产品对个别的学生或者是少部分学生有了负面的影响,就全面禁止。学校可以做出一些限制,比如说游戏的时间要限制,打电话、玩网游的时间要限制,以及手机进入教室时要限制,但是对于电子产品的全面禁止,我觉得没有必要。

了望篇

1、技术:直播成熟,AI将至

我们回看13-18年的教育行业的发展,寻找最佳的技术应用,会发现这些年对行业影响最大的技术,竟是毫无惊喜的直播技术。(这里我们没有把直播定义为模式创新,是因为直播是综合了移动互联网、即时通讯、视频信号传输等一系列的技术组合,具有一定的门槛。)

我们通常提到直播,第一反应便是网红打赏、电竞直播等等。15年成立的映客,短短3年快速崛起,至18年成为港交所“直播第一股”,并由此带来的陌陌等社交软件的第二春、9158等PC时代直播平台的二次红利、乃至于千播大战的高度同质化竞争,这个赛道似乎已经完全关闭了窗口。但直播在教育行业中的应用,却是慢了半拍。

在13-15年成立的在线教育公司,如学霸君、小猿搜题等从工具切入,到了今天竟无一例外地最终转向了直播。直播的先行者如14年成立的掌门一对一,一路坚持下来,到今天成为在线一对一的行业第一,吃到了最大的技术红利。

这其中有两个核心原因:

其一,工具类的在线教育应用没有很好的盈利模式。墨迹天气、美图秀秀等均需要在自身产品之外寻找盈利模式,如墨迹天气卖空气净化器,美图秀秀卖手机等。哪怕在线拍题工具做到了一亿的用户,产品内还是不会产生规模性付费行为。羊毛出在猪身上、流量变现的模式在这里走不通了。

其二,直播本质上是优化了供给侧。在前直播时代,为了获取教育服务的内容,用户要支付通勤成本,同时跨地域的优质师资难以匹配。直播的出现将交付过程进行了改进,在家即可听课。直播将教育的供给侧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交互,进行了优化,并因此带来了效率的提升,本质上是一种帕累托改进。因此直播成为被广泛接受和应用的技术手段便不足为奇。

那么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去想,直播之后,能够进一步优化供给侧的是什么?

答案是AI。

今天的AI,很像13年的直播。人人都在谈论,却似乎没有“杀手级应用”的出现。乃至于学霸君创始人的惊人言论:“以大多数老师的勤奋程度之低,根本用不上AI。”这句话放在今天来看确实没错,但如果是明天呢?

AI的前提是大数据。放在教育行业来看,就是在大量产生课前、课中、课后的数据之后,才有AI这一高精尖武器的用武之地。而这些数据,随着在线教育的不断渗透,正在以指数级别的速度源源不断地产生。海量的数据为AI的应用奠定了基础

AI在供给侧的优化,提现在成本结构的优化上。直播虽然减少了一些成本,但教育交付环节中的一个核心成本,就是老师的成本,只有AI能够优化。我们不是说AI终将替代老师,而是在如助教、备课、作业批改等环节,能够显着优化以人为核心的成本结构,同时能够起到更好的教学效果。

至于AI在具体的应用,如面部识别能够优化课堂黏度的问题,语音识别能够优化口语教学,OCR图像识别、手写识别能够优化作业批改等。我们知道目前AI最成熟的应用是在面部识别,在安防领域开始广泛应用,但在教育领域只是外围,没有触达到核心,语音识别、语义理解这些才是核心。移动互联网在教育行业的应用相比于其他行业慢了半拍,AI在教育行业的应用依然会稍慢点,将会在2023年左右达到成熟。毕竟在一个以线下为主的产业中的数据,需要时间的积累。

当然,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还会有其他的场景,如AR外教、VR沉浸式教学等等。但这些只是锦上添花。我们看到的今后5年对于教育行业最深刻影响的技术,就只有AI。当AI成为老生常谈,当我们的学生对机器辅助的教学见怪不怪,当AI成为所有线上和线下的教育的标配,那时候我们身处的,便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2、模式:生态迁移,破旧立新

教育作为一个几乎和人类文明史一样悠久的行业,究其本质其实一直只有一种商业模式:付费上课。古代的私塾,我们把学费交给先生。今天的知识付费,我们把智商税交给大V。

不变的是花钱买服务,变化的是人群、行为模式、载体等等。其中每一个要素的改变,都会带来新的商业机会。我们复盘13-18年,希望能够捕捉到未来教育中那些正在发生的趋势。

还是先说说微信。微信内的流量其实是13-18年的最大红利之一,微信生态的强大虹吸能力,将无论是受众、服务提供者的注意力都牢牢吸引。对于教育公司来说,微信已经渗透到了包括市场、运营、交付等各个环节,公众号、微信群、小程序、朋友圈等已经成为基础设施,无法分割。如通过裂变式获客能够降低营销成本,通过微信群管理用户能够提高粘性和转化等。在微信生态内也出来一波泛教育的机会,如轻课、薄荷阅读等。

虽然目前如小程序还是有留存和黏性的问题,但由于用户的习惯逐渐形成,下沉市场的增量红利尚未挖掘,微信生态内仍然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除了微信生态之外,我们也能看到一些趋势,那就是以头条系产品为代表的新生态,正在抢占用户的时间和注意力。

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抖音。

图片 1

我们知道,每个生态的形成,都伴随着围绕生态产生的机会。生态和生态之间也会有所区别,如微博这样的生态,由于只是信息流,没有支付闭环,因此没有产生原生应用。对于抖音来说,其以视频为主要载体的表现形式,天然适合教育内容的分发。再辅以后端服务,将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至于未来究竟会形成什么样的项目,落地到怎样的产品上,我们还需等待1-2年。但趋势已然发生。

除了抖音等to C的产品之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方向,就是钉钉生态。

钉钉的创始人无招已经明确将教育作为2019年的重中之重。我们知道钉钉多是在工作中使用的产品,可是在校长、老师、家长这个群体里,我们寻找一个沟通工具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钉钉最好用。相比于qq,具有一定的私域属性并“去娱乐化”,相比于微信多了更多重度的功能,将通知、网盘、邮件等进行整合,并穿透到聊天界面,可有效实现Schoolmaster-Teacher-Parent这一群体的高效率沟通,即所谓智慧校园的一部分。

那么在钉钉生态内,是否会有to S、to T这样的教育产品机会呢?这里其实是教育信息化2.0的深刻命题。教育信息化1.0的主要特征是做大客户,拿订单的传统模式。这里面诞生了如全通教育、立思辰这样的上市公司。接下来5年的2.0时代,伴随着SaaS的进一步渗透,特征是看日活、黏性,会出现真正产品级的机会,如帮助作业批改的“一起作业”、校园AI安全监控、体育课堂的运动手环等等。

除了钉钉生态之外,其它巨头也在积极布局教育信息化2.0。如腾讯的智慧校园生态、百度的教育大脑、头条投资前Blackboard中国区负责人做的晓羊教育等。2.0时代的教育信息化,将会围绕着这些巨头构建的生态展开,毕竟没有人有实力能和巨头抗衡,构建底层。教育信息化1.0时代是一个割裂的、数据不能统一的时代,2.0时代则是一个产品和内容等“中间页”层出不穷、附着于各个生态的应用齐放展开、数据孤岛相互打通的时代。全国数以十万计的中小学,养活了数以千万计从业者的培训机构,都将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教育信息化的浪潮中来。大幕正在徐徐展开。

我们站在海边了望,海面之上风平浪静,海面之下,却是万物生长。

3、品类:百舸争流,编程当首

如果说2018年资本市场的教育板块有什么热点,那么少儿编程一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品类。似乎是一夜之间,冒出了一百多家公司,将这个赛道填的满满当当,其中不乏有编程猫、傲梦编程、小码王等公司脱颖而出,斩获数亿融资。少儿编程究竟有什么魔力,使得资本市场一致看好?看起来高大上的编程教育究竟是创造出来的伪需求,还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教育新物种?

图片 2

(图:少儿编程赛道部分融资情况,数据来源:烯牛数据)

我们回看13-18年,其间崛起的最大品类,便是素质教育品类。编程教育,其实是素质教育的一个细分领域。从需求侧来看,80后的家长大多已有子女,其在教育上的观念已转向全面发展,素质教育的需求被极速拉升。同时政策的层面也是打压文化课,提倡素质教育。从供给侧来看,传统的素质教育交付物已经难以满足新形式下家长的需求,一些古老的品类如琴棋书画等,需要进行再次包装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的“素质”需求,供给明显不足。在需求大于供给的情况下,素质教育的崛起实属必然。

于是,在素质教育这个庞大的命题之下,出现了万帆竞过,百舸争流的场面。课外三点半、课外素质课堂、研学、游学、在线陪练、再包装的美术音乐舞蹈等等新品类层出不穷,每个细分领域都有新公司源源不断的出现,以满足家长们的多样化需求。如备受二三线城市宝妈欢迎的“樊登小读者”,通过线下阅读体验空间做“阅读+托管”。如第二课堂“ahaschool”,承担了类似于我们当年“十万个为什么”的角色。

如拿了老虎、腾讯等上亿美金的“VIP陪练”,将乐器学习中的“习”通过在线化的形式进行交付。这些都是我们未曾想象的教育品类。我们可以看到,在素质教育领域,传统的交付手段落后于现实需求,交付形态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一波浪潮中,亦有为数不多的投资机构在素质教育领域进行了触手相当灵敏的人布局,典型如北塔资本,投资了爱棋道、画啦啦、趣口才、音乐笔记等,对素质教育各个细分领域进行了覆盖。

回过头来说,为什么少儿编程会这么火?我们看到的,是它的upside。编程有别于其它的品类,因为它的底层是工具,或者说是一套话语体系。无论是scratch和python,抑或其它编程语言,都是一门新的语种。

这点启示,将我们的视线聚焦到96-98年的少儿英语,对那时的人们来说也是一门新的语言,同今天的编程高度类似。

我们复盘96-98年的少儿英语,第一批赚钱的便是提供底层工具的公司。如外研社,一年10亿的码洋,在全国普及英语的大背景下缺乏教材,于是催生了巨大的市场。这里的顺序是工具-教材-内容-服务,编程创造了工具,一种“强逻辑性的语言”,而其它的任何品类中,都没有底层工具的机会。不可能有人能够硬生生发明一种语言,然后让所有人学习它。这一点,是押注少儿编程的核心原因。创造了工具,输出教材,在公立学校普及编程课程之后,便是极为巨大的市场机会。

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说,少儿编程语言类似于乐高积木的模块,编程的过程便是搭积木的过程,将逻辑性和趣味性融合,训练真正意义上的“素质”。这时,我们需要回味斯金纳那句经典的关于教育的论述:

“当你把所学的东西都忘掉以后,剩下的就是教育。”

当然,不是所有的素质教育品类都值得开发。这里我举个不太恰当例子,比如棒球,这一风靡美日的运动,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并且门槛较高。且从锻炼的各个要素来说,有太多可替代的更好的选择了。此时如果将棒球教育作为新品类着重开发,便难以快速打开市场。

我们再按照人群维度来看,有一个一直被忽视的人群,就是老年人群。老年人群的再教育也蕴含着大量的机会。如知名的给老年人提供服务的互联网产品是“糖豆广场舞”,其中也包含了教学部分,来学的人通常是那些老年KOL,广场舞领舞者。18-23年间,60年代出生的人进入老龄化,这批人是恢复高考之后第一批老年人,和50后的老年人有很大的不同。在改革开放的40年中享受到了经济增长的红利,有视野,有时间,财务自由,并且活跃在线上。弥补子女不在身边的空虚也好,满足年轻时候的遗憾也好,摄影、舞蹈、音乐、绘画、书法、理财等领域的老年教育会爆发。这里也是值得挖掘的巨大的市场机会。

站在2018年的尾巴,了望今后的时光,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教育新品类,新物种。可以是跨界融合,可以是旧物改造,但希望用更为精彩纷呈的形式,给予市场充足的供给。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迷雾中守望,好的教育就是满意学子的好奇心

上一篇:知识付费中,教培行业未来竞争格局如何 下一篇:七天回看丨教育行业余大学事件,学习类App过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